李凯馨

【全职高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永昼都:

  之前流行的一个梗,用来搞事情……
  写的一般。
  问答形式吧大概……?
  场合:当你的恋人与亲近的友人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被你当场抓包,你会……

——————————————
  01.周江
  周泽楷(腼腆地微笑,眨眼睛):……过去,一起。
  江波涛(惊):小周?!你居然……
  周泽楷(强行辩解):江,恋人和朋友。
  江波涛(沉默,突然领悟到深意,脸红):啊……我、我才不会那样——
  拉灯。

  02.王方
  方士谦(一脸认真):把他们俩拉开,然后自己上去!
  王杰希(挑眉):如果排除事先有预谋的话,他们遇见的可能性比较小。
  方士谦(炸毛):卧槽什么叫做事先有预谋啊王杰希!你跟我解释清楚,我像是那种人吗?!还有,不要逃避问题!正面回答!
  王杰希(抬眼对视):你真想知道?
  方士谦(犹豫):嗯……(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你说吧。
  王杰希(眯眼笑):把他们俩拉开,然后自己上。

  03.伞修
  叶修(叼着烟):要是他真能这么做我还挺高兴的……不过话说回来,恋人和亲近的友人?(嗤笑)我可没有看别人DIY的兴趣。
  苏沐秋(眨眼):就他那样……我觉得不大可能。(笑)不过我都已经这样了,也没有什么束缚他的资格啊。所以,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       END       —

伞修果然还是互相嘲讽比较带感?:)
以及DIY的深意……可以理解吗?【微笑

关于准退役人士和退役人士的若尔盖之旅

肆谦_沉迷学习:

其实原本是方王24h的梗,无奈四川省被泫安安写了我去晚了一步,于是把它整理成一个对话体的段子x
毕竟对话体,性格表现不全x所以嗯,ooc慎。
很短x
————————
“哎我说王杰希,你确定走这边有人家吗?”
“不确定。前面不是有小孩儿放羊吗应该有吧,你去问问。”
“……王杰希你不怕横尸草原啊,我们干粮快吃完了再找不到人能饿死啊?!”
“不怕。反正能找到。”
“……你心真大。”

“为什么要我去问小孩,你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子吗?”
“一路上都是你问的啊。”
“不是,我……等下王杰希你别给我偷换概念,你去问!”
“巧克力在你手上,奶糖在你手上,我不会说藏语,连谢谢的音都发不全。你去不去,人孩子都快走了。”
“……我去,我去行了吧?!!”

“我觉得有必要教你说几句藏语,至少得会说谢谢。听我念,卡座扎西。”
“卡座扎西。”
“哎不谢。”
“……方士谦你几岁了?”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这片草原的。是叫若尔盖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知道若尔盖在藏语里面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
“牦牛喜欢的地方!”
“……方士谦我知道你几岁了,你三岁吗?”

“今天晚上又找不到地方借宿了,王杰希你乱走的吧,什么人品???”
“他们说大概在这个方向的,不算是乱走吧。就在这里支帐篷吧。”
“得吧,在天葬场底下看星星,王杰希你很可以。”
“比不过一觉醒来第二天发现帐篷被藏狗围住的方某人。”
“……我哪知道那边贴近野狗老巢啊?!”

“王杰希,等你退役了我们再来一次吧。”
“嗯?”
“我挺喜欢这个地儿的。舒服,可以随便走,走在路上还不用担心被群起而围之……”
“你是牦牛?”
“……王杰希你至于吗这么记仇!”
“不想来。天天喝酥油茶吃风干肉太腻歪了,我想吃流沙包,想喝豆汁。”
“哎,到时候再腻歪一遍嘛。”
“可我下赛季初打个告别赛就退役了啊。”
“那成……什么你要退役了?行吧,那就去个别的地方。要不我带你去看看我在纽约住的房子,半年后才到期,正好收拾收拾准备回国。”
“可以,顺便琢磨琢磨结个婚吧。”

“……王杰希,你知道我喜欢你啊?”
“我还以为你的反应会更大点,毕竟挺突然的。”
“啊,是吗?可我好像已经习惯了。”
“那就这样?”
“就这样啊。”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哎不对,王杰希你知道怎么回去吗,这都藏区深处了。”
“不知道,就这么走着吧,总能走回去的。”
“……王杰希你不怕横尸草原吗?”
“不怕。”

(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22

evergreen:

                                                        22

       一个礼拜之后,当微草的王牌核心和王牌治疗终于恢复外交关系,微草的经理松了一口气,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结果没到三小时,两大王牌又吵起来了——这次是因为空调。

       那天是个秋老虎,训练室里很闷热,王杰希就把空调打开了。结果方士谦就坐在出风口下面,被冷风正对着吹,又把空调关上了。

      王杰希说热。

      方士谦说冷。

      王杰希说你冷不会穿件衣服?

      方士谦说你热不会脱件衣服?

      王杰希说你大家都觉得热,你别这么不合群。

      方士谦说你又能代表大家了?我看你最自私自利。

 

      然后俩人又吵了起来,经理见势不妙,只好及时干预,给两个人换了座位,这才把空调打开。这次俩人的冷战持续了六七天,刚恢复到见面打招呼的关系,不到三秒又吵了起来。

       这次是因为女粉。

 

       王杰希虽然刚出道,然而实力强悍风格华丽,几场比赛就吸引了大量的粉丝。那天有个女粉来找王杰希,也不知道怎么给她混了进来,偏偏经理在找方士谦谈事,没被她堵到人。

       女粉在训练室门口晃,方士谦眼尖看见了,就去问她找谁。小姑娘说来看杰希欧巴的,方士谦就感慨了一句,说他长成那样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粉?

 

       这其实就是句调侃,甚至能理解成恭维,夸妹子长得好看。然而女粉对王杰希爱得狂热,最听不得别人说她家偶像难看,当场就翻了脸,喷方士谦垃圾混子抱王杰希大腿躺赢。

       方士谦不含糊,喷回去说你杰希欧巴小儿麻痹哪来的大腿。

  

       等经理来的时候,看见方士谦和女粉在训练室门口掐架,吓得差点没晕过去。好容易把粉丝安抚下来,好言好语地送走了,经理还没说什么,王杰希就皱眉了。

       王杰希批评方士谦这么对待粉丝影响战队形象。

       方士谦正在气头上,就怼他说耽误你艹粉了是吧?

       王杰希说麻烦你张嘴之前过过脑子,这是一个职业选手该说的话?

       方士谦说我冤枉你了么?有女朋友还勾引女粉,水性杨花的要点脸吧。

       ……

 

       好容易把两个人劝开了,结果又是好些天的冷战。王杰希本来就是个空降,实力惊人却跟战队磨合欠佳,这会儿跟战队的治疗十天里又有九天不说话,微草的队伍交流简直成迷全靠眼神。微草经理看在眼里忧在心中,想了好些办法缓和两人的关系却未果,最终只得无奈地去问自己幼儿园大班的儿子:你们班里小朋友打架,老师都怎么处理的?

       儿子说让他们做同桌,一起睡午觉。

 

       于是微草经理一拍大腿,把王杰希和方士谦换到了一个房间,美其名曰培养感情。结果这一换不打紧,感情没培养出来,宿舍的房顶差点被俩人给掀翻了。

       什么方士谦嫌王杰希起床跑步影响他休息啊,什么王杰希嫌方士谦吃零食乱扔渣都掉他键盘里了啊,什么方士谦嫌王杰希在宿舍用黑轴键盘声音太大啊,什么王杰希嫌方士谦脏衣服乱扔还穿错他的袜子啊……

 

       三天一吵变成了一天一吵,微草经理实在没心力天天处理这些破事,更不想任由两人不合影响微草的成绩。就在他打算找老板汇报,想办法要敲打敲打他们的时候,这俩人却像是突然转了性,居然再也没吵过架。

       不但不吵架,两个人甚至还有模有样地开始交流沟通,随着王杰希风格的逐渐转变,微草的战术系统也算是彻底重构。眼看着队伍蒸蒸日上,经理欣慰之余又有点迷惑,心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两个人不再互相找茬了?

 

       仔细想想,转机似乎是发生在两人首次对战嘉世之后。然而经理重看了那场比赛很多次,仍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微草依旧很日常输给了嘉世,全程也很日常地被叶秋按在地上殴打……

 

       然而不管什么原因,就是在两人的携手合作下,微草斩获了两个冠军,赫然跻身豪门战队的行列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王杰希的性格日臻成熟,方士谦的脾气也略好了一些……这些年里,微草吸纳了很多的新鲜血液,甚至还找到了实力突出的治疗接班人。

       虽然袁柏清还显得生嫩了些,但方士谦答应打到第八赛季或是第九赛季,以帮助微草顺利度过交接期。不管在私事上怎么任性胡闹,大家却都不得不承认,和王杰希一样,方士谦对于微草战队,一向是乐于付出,甚至愿意牺牲的。于是第七赛季总决赛的庆功宴上,经理拉着方士谦说了好些感谢的话,然后又敬了好几杯酒,方士谦一脸尴尬,最后酒还是王杰希替他喝了。

 

       毕竟是夺冠,大家也就放开了一回,不少人都喝醉了,王杰希更是直接醉倒。回到基地之后,经理越想越不放心,于是跑到王杰希的房间看看他有没有事。门没上锁,结果他一进去,就看见果然有事——并且还是大事。

       王杰希躺在方士谦床上,应该是睡着了。而方士谦坐在床头,俯身下去,怎么看,怎么都是在亲他……

 

       然后方士谦才发现进来了人,两个人四目相对,很难说谁受到的惊吓更大。经理做了个手势,方士谦就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门,脸色煞白像个闯了祸的小学生。

       经理也慌的要死,满脑子都是公关危机微草丑闻战队倒闭身败名裂。结果等方士谦语无伦次地让自己保密的时候,他的一颗心瞬间就落了地,一个巴掌拍不响,好在是单恋,那这事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不管王杰希是怎么想的,这俩人是断然不能留在同一个战队了。一个是即将退役的治疗之神,一个是战队还要倚仗很多年的核心王牌,放弃谁留下谁,简直是想都不用想。请示了老板之后,经理代表战队和方士谦谈了话——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战队的贡献,并且希望他能提前退役。

       毕竟是战队的功臣,经理其实是提供了很多优厚的条件,来作为他退役的补偿。然而除了依照合约该拿的部分,方士谦什么都没要,临走之前他对战队只有一个要求——那天看到的事,请务必保密。

 

       战队欣然答允,事实上,没有人比微草的管理者更希望这是个永远的秘密。经理知道,对于退役,方士谦心里其实是感到不甘和委屈的,这么多年他始终拒绝和微草官方联系,就是一种无言的抗议。对于他的心情,经理能够理解,然而对此自己并没有什么愧疚之情——毕竟微草不亏欠方士谦任何东西。

      一切都是为了战队的利益。

      没有什么能够凌驾于这个利益之上。

 

      手表的分针又跳了一格,已经十一点半了。微草经理正准备给方士谦打个电话,包房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三年没见的方士谦站在门口,头发乱糟糟的,显然是刚刚跑过来。

    “堵车。”他有点生硬地扔下一句话,算是道歉。

    “哦,没事没事,这个点都特别堵。”经理笑呵呵地给他倒了茶,“吃点什么?”

    “随便。”

 

       事实上,这个饭店离方士谦家不到五百米,根本用不着开车来。经理猜到他原本不打算来,纠结了半天却还是跑了过来,然而嘴上却并不点破,只是张罗着点好了菜。

    “都三年没见了,方神变帅了不少啊。”经理寒暄着说,“前几天我还看你直播呢,人气真高!好几十万,快赶上比赛观众的十倍了。”

    “就是虐菜,”方士谦冷淡地说,“没什么好看的。”

    “有治疗之神坐镇,别说虐菜,刷新手村副本都有人排队看。”经理恭维道,“方神现在人气了不得,我听说你的签约费一直看涨,比在战队的时候高多了。”

 

       不提还好,提起“战队”两个字来,方士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把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语气很冲地反问:“关你什么事?”

    “是是是,”他乱发脾气,经理却毫不计较,“这个是个人隐私,我不该问。”

 

       这些年来,微草经理的性子是被一茬茬熊孩子给磨出来了,方士谦知道跟他吵不起来,心里却更觉得烦躁。两个人沉默了一会,方士谦看也不看桌上的菜,直白地问道:“你说找我有事,到底什么事?”

   “就聊聊天不行?”

   “那我走了。”

   “……别走别走。”经理叹口气,“方神你何必这样呢?见了我跟见了仇人一样。你摸着良心说说,这些年战队对你怎么样?”

 

       他这么一问,方士谦却是愣了一下,随即转开了目光,却不再是剑拔弩张的样子了。平心而论,方士谦觉得微草对自己算是仁至义尽,哪怕协商退役的时候,提出的条件也是极为优厚……

    “当年你退役,战队也觉得很遗憾。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方神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战队老板,你会怎么做?”经理缓缓说道,“我这次找你,一个是三年没见了,想和你叙叙旧。再就是这么些年了,战队和你好歹有情分,何必闹得这么僵?再过几个月就是全明星赛了,今年全明星微草主办,战队管理层商量了一下,想请你回来参加活动……你觉得怎么样?”

 

       他突然提出邀请,倒让方士谦深感意外。这些年,不但他躲着微草的官方,战队的高层其实也一直不愿和自己扯上关系。他很清楚,在战队高层的眼里,他对王杰希的感情就像是一种危险的病毒,一旦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找我回去,不怕再搞出什么丑闻么?”他语带讥讽地问道。

    “方神就别寒碜我了。”经理摆摆手笑道,“谁年轻的时候没点烂七八糟的事,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总惦记着啊?”

       大约是怕方士谦不信,经理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再说,你不是都和叶神在一起了么。”

 

 

论王杰希的男友力。

溱书:

cp王方。









王杰希的男友力一向被粉丝吹。
“我们杰西卡,那男友力!没得说好吧!!”
“上场魔术师,下场好老公。”
“杰希爸爸一定会把他对象当女儿一样宠着!!!”

对此言论,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姓前微草队员表示。
“她们就意淫吧。”
王某挑了挑眉毛。
“难道不是吗?”
“……”

方士谦沉默了。作为跟王杰希交往了多年的王杰希的对象,他对王杰希的男友力究竟如何最有发言权了。
……王杰希的男友力真的没话讲。
出去吃个饭下车帮你开车门,看你嘴角有米粒顺手帮你擦了,买杯可乐还帮你把吸管插上,冬天出门一定要给你围上围巾。
数不胜数。
王杰希真的把自己当女儿宠着了。方士谦自暴自弃的颓废躺在沙发上。
不对,还不如女儿。
至少他不会让他女儿某天早上下不了床。

方士谦盯着王杰希的大小眼,看着他的似笑非笑。
突然想起了某次微博上看的评论。
“有着大小眼还人设这么完美的,除了王杰希,还能有谁呢?”
还能有谁呢?
没谁了,没谁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王不留行治……

阳春面加个蛋:

#王方#  
#王不留行的神奇功效#
脑洞警报
――――――――――――――
方士谦趴在训练室的桌上惆怅了一下午
王杰希一看他这面相……
“你咋了”
“肚子疼…恶心想吐” 方神翻滚了一下,心想肯定是昨天晚上吃坏了,接着道
“腰酸背痛,浑身乏力,无心训练……”

王杰希 “上治疗号,跟我抢个boss”
“上什么游戏,治疗个毛线!我才需要治疗!”

“猴?……”
王杰希思索起来 “精神萎靡,脾气暴躁?” 。皱皱眉走开了……

过会儿又来了

“我帐号卡…借你使使?”
“我要你帐号卡有毛用!”
“王不留行啊…”
“……”
“专治你这毛病”
“去你隔壁王大眼!”

raiki求安:

张嘴--【啊--】
在一起并不能好好吃个饭系列

p3是大眼爸爸&天天
p4是士谦爹爹&喻喻

---------------------
【叫爸爸】的设定x努力肝正片顺手摸个鱼x西皮其实王方和黄喻

【全职/多cp】录音

懒癌蜗牛:

人物属于蝴蝶蓝大大
ooc属于我

——————————————————————————————
冯主席坐在办公室里翻了翻日历,看见要到5月20日,想了想论坛里那一栋栋突破天际的告白楼,一拍大腿决定了,这次联盟也要搞(划掉)事情(划掉)活动。直接就让各战队正副队、国家队领队和特邀嘉宾一人录一句话好了,啥,你说叶修不同意,呵呵,别忘了叶修他爹。

【喻黄】

知道事情的黄少天,直接找到喻文州。“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说冯主席是想干什么啊?一句话哪里够不本剑圣表达我对粉丝们深深的爱意啊,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你说是吧是吧。”

喻文州微笑的看着在自己身边,一边抱着手机百度情话,一边抱怨联盟要求的黄少天。默默掏出手机,按下录音“少天,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你可以陪我一起走过吗?”

“哎!那是当然的队长,我可是蓝雨的利刃,为你斩断一切来敌。队长队长队长,你说是吧是吧是吧。”黄少天把手机放在旁边认真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微笑着关了手机录音。

【周江】

知道联盟安排的周泽楷,求救的看向江波涛“江。”江波涛无奈的笑着“小周这次我可帮不了你,这次可是要正副队都录的。”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拿出手机,按下录音“小周,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你想表达的我都能理解。”看着周泽楷红了脸

周泽楷一把抱住江波涛:“江,有你很好,一直一起。”

【王方】

当王杰希看见特邀嘉宾里方士谦的名字后,右眼一直跳,吓的经理都打算和联盟谈谈能不能不录了。这时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一个人影直接抱住王杰希,“小队长我来看你了。”王杰希强忍着扶额的冲动“前辈,欢迎回来。”经理看两人要叙旧便直接离开了。

方士谦松开手看着王杰希“杰西,一直以来辛苦你了,现在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一直是你坚固的后盾。”

王杰希看着眼前变得认真的人,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前辈,放手去做你想做的,其他的放心的交给我。”

王杰希眼睁睁的看着方士谦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只录音笔,关掉,强忍着想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韩张】

霸图经理看见通知后很有一种离(划掉)家(划掉)霸图出走的冲动,抱着必死的心态把他的正副队找来,如此这么一番解释,不等韩文清说话就自己跑出经理室避难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抬手看了眼时间“韩队,要不就现在录音,这里挺安静,距离训练开始还有二十三分钟四十一秒”

“好”韩文清抱着手臂看着队徽,想说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得到肯定回答的张新杰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

韩文清看见旁边的张新杰想了想改口到“新杰”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你陪伴真好。”走到门口看向张新杰“回训练室吧。”

张新杰抬手看了眼时间,淡淡的笑着“偶尔因为你改变下时刻表也挺好的。”说完关了录音,走到过去开门,和韩文清一起去了训练室。

【双花】
张佳乐正要打电话给孙哲平就听见了一阵敲门声,开门,看见孙哲平抱着一堆零食站在门口。

“大孙。”张佳乐接过孙哲平手里的零食,把人迎进屋里。“今天怎么有时间了?”

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来看你,顺便录音。”拿着薯片正要开吃的张佳乐想到自己也在那份名单上,感觉一整头痛。

“乐乐,看来你也要折腾,一起呗”孙哲平拿出手机在张佳乐面前晃了晃。

“大孙,没有冠军戒指,你愿意陪着我吗?”张佳乐看着孙哲平问出了自己一直没敢问出的问题。

孙哲平抱过张佳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不论怎样,是你就好。”

【双鬼】

李轩看着吴羽策,吴羽策看着李轩。这个动作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了,李轩忍不住先叹了口气“我先就我先吧”无奈的抓起旁边的手机“阿策,我不信鬼神之说,确信你我缘定三生。”

吴羽策平日冰冷的眉眼舒张,“李轩,我可以没有联赛冠军,但不能一秒没有你。”说完,直接夺过李轩的手机,关了录音。“今天晚上睡地板。”

【伞修】

叶修来到南山公墓,坐在苏沐秋的墓前,用手指一笔一划的描绘着那个名字,拿出那只苏沐秋送的老式手机,点开QQ,选择了秋木苏灰色的头像,选择录音“沐秋,哥用自己的四枚冠军戒指和37场连胜,来换你一世相陪可好?”

====================

当冯主席收到录音后差点要把新开的一瓶药全部吞下去,好在有办事可靠的后期,最后弄出来了。

喻文州: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你可以陪我一起走过吗?

黄少天:我可是蓝雨的利刃,为你斩断一切来敌。

周泽楷:有你很好,一直一起。

江波涛: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你想表达的我都能理解。

韩文清:有你陪伴真好。

张新杰:偶尔因为你改变下时刻表也挺好的。

王杰希:放手去做你想做的,其他的放心的交给我。

方士谦:一直以来辛苦你了,现在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一直是你坚固的后盾。

张佳乐:没有冠军戒指,你愿意陪着我吗?

孙哲平:不论怎样,是你就好。

李轩:我不信鬼神之说,确信你我缘定三生。

吴羽策:我可以没有联赛冠军,但不能一秒没有你。

叶修:哥用自己的四枚冠军戒指和37场连胜,来换你一世相陪可好?

====================

提前祝各位5.20快乐。

【方王方】夏

翠烟:

王杰希叼着冰棒坐在树荫下的一张小石桌上,手上随意的在纸上涂涂写写。

 

他已经几年没见过方士谦了,对方毕业典礼之后就直接飞了国外攻读摄影,连声招呼也没打。

 

前一天还好端端出现在眼前一副没事的人隔天就彻底消失,王杰希说心裡没火肯定是假的,然而当他回到宿舍打开宿管大爷交给他的一个厚厚的没有署名信封,从裡面倒出一叠相片的时候他完全哑口无言了,原本的一点怒火完全被浇熄,只剩下一点莫名的惆怅。

 

信封裡厚厚一叠全是抓拍,在树荫下的斑驳光影中弹着吉他的王杰希,在夜晚的街灯下逗猫的王杰希,在路边的烤串摊嘴角沾上酱汁的王杰希,午后在图书馆睡过去脸上被浅浅压上制服痕迹的王杰希,一张一张,全都是他。

 

照片最后停在方士谦出国的前一天。

 

毕业典礼上方士谦捧着一大束学弟妹送来的花,一如往常的欠揍的笑着朝他走过来。

 

王杰希朝方士谦伸出一隻手,方士谦想了想,空出一隻手放进他的手裡。

 

王杰希:“……” 不是说这个啊大爷。”我其实是想帮你拿花。”

 

方士谦假装很矜持的把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然后毫不客气地把手上所有的花都堆进王杰希怀裡。

 

“这麽久了,你没什麽话想说?”王杰希被塞了一大捧花还有些手忙脚乱,一时间还来不及反应,愣愣地抬起头。

 

只听到喀擦一声,王杰希躲都来不及躲,只能眼睁睁看着前一秒的自己被关进方士谦的镜头裡。

 

方士谦低头看了看相机,噗哧的笑出声。

 

王杰希伸手要抢他的单反,方士谦灵巧的躲过,大笑三声然后跑了,渐渐消失在王杰希的视野中。

 

这一别就是三年。

 

王杰希把冰棍残留的糖水舔乾淨,洗洗手拿起了放在旁边的吉他,修长的手指在弦上拨动。

 

王杰希低头专心弹琴,坚定的琴音一句句,给夏日静滞闷热的空气带来了细微的震动。

 

突然起风了。

 

王杰希抬头,又是喀擦一声,他再次被镜头关进了三年前那个夏日的午后。

 

方士谦放下相机,冲着他一笑。

 

“好久不见。”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王待的地方就是几年前他第一次遇到方神的地方。

不知道能放在文章的哪裡所以只好补充在后方啦。

最近写不出什麽东西,感觉快被榨乾了,好累,作息不太正常。

争取时间写长篇(大哭),我可能不是个适合写长篇的人。(

【全职/多人】喜欢你的表现

懒癌蜗牛:

人物属于蝴蝶蓝大大
ooc属于我
短小

————————————
韩文清:不吼他,相信他

张新杰:可以为他改变自己

王杰希:让他治疗

方士谦:叫他小队长

喻文州:认真听他说的话

黄少天:不嫌弃他,保护他

周泽楷:相信他,陪伴他

江波涛:懂他

张佳乐:和他组战队

孙哲平:邀他进战队

林敬言:欣赏他,培养他

方锐:和他分享一切

刘小别:和他PK

卢瀚文:找他PK

苏沐橙:给瓜子

莫凡:吃瓜子

杜明:封为女神

唐柔:打爆他

苏沐秋:为他做银武

叶修:给他一个差一场的完胜

【王方】猫王子

翠烟:

520快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杰希早上醒来的时候总觉得哪裡不对劲。

 

他躺在床上把手伸到眼前挥了挥,结果却只看到一隻黑乎乎毛茸茸的爪子在视线裡晃啊晃的,他皱了皱眉头,灵巧地跳下床。

 

他变成一只猫了。

 

方士谦是被抓醒的。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隻不知哪裡来的野猫坐在他被子上又抓又挠,差点吓出心脏病来,接着他就看到那隻猫用他毛毛的爪子把他放在枕边的手机拉到中间,熟练地解开了他手机的锁。

 

“卧曹,你该不是王杰希养的猫吧,只有他会干教猫用手机这档子事儿。”

 

黑猫摇了摇头,打开手机的便条灵巧的用肉垫写了几个字。

 

“我是王杰希。”

 

“我变成猫了。”

 

方士谦一看差点吐血,王杰希已经閒到训练自己家的猫来耍他了吗,不过这恶作剧也设计的太瞎了吧,这种事谁会信啊,就算是他科幻片看多了,脑子也还没坏啊!

 

“王杰希,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躲在哪裡笑着呢!”

 

说着就要下床去捉人,黑猫一急跟着跳下床挡在方士谦前面,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方士谦蹲下凑近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一双大小眼直直地盯着他看,看的他心裡发寒。

 

“你真是王杰希?”

 

猫用力的点点头。

 

“你怎麽变成这样?”

 

猫又摇了摇头。

方士谦摸了摸王杰希的头。

 

“你这样比较可爱,别变回来算了。”

 

黑猫不满的喵了一声。

 

方士谦抱着一隻黑猫走进训练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最后还是李亦辉先定了定心神,起身走向方士谦。

 

“咳,那个,方神啊,训练室不能携带宠物。”

 

然后方士谦突然夸张的大笑了起来,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在想方士谦最近压力太大终于疯了吧,该不该送他去看精神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曹……王杰希难得你现在这麽可爱,要不要考虑当我的宠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猫咪皱起眉头,尾巴扫在了方士谦快笑裂了的脸上。

 

训练室裡的所有人一起目瞪口呆。

 

“呃……所以方神,你的意思是,这只猫是队长?”

 

方士谦和黑猫一起点了点头。

 

众人譁然,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想拍照,被方士谦一记眼刀吓的收了回去,然后黑猫突然又伸出他软软的肉垫,在方士谦手机刷刷刷快速的写了几个字。

 

众人感慨,用小小的猫爪还能这麽快速又准确的写字,果然是队长啊。

 

“看什麽,还训练不训练了?”

 

大家被那双大小不一的猫眼一瞪,全吓出了一身冷汗,个个乖乖的回到座位上去了,原本闹腾的训练室顿时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方士谦和变成猫的王杰希相顾无言两茫茫。

 

“接下来呢?怎麽办?”

 

方士谦低头凑近王杰希的耳边,黑色的猫耳轻轻地动了动。

 

“先找找解决办法吧。”

 

方士谦打开百度,想了想,输入”朋友变成猫了怎麽办?”

 

底下搜出一片乱七八糟的答案,没一个正经的,方士谦快速的滑了滑,突然老脸一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关掉了视窗,低头正好对上一双疑惑的大小眼。

 

“呃……看来暂时是无解啦,先这样吧,我俩先跟经理请一天的假想想办法,说不准明天就好了呢。”

 

王杰希想想似乎是没别的办法,喵了一声表示同意。

 

方士谦是个隐藏版的猫奴,非常坚持要抱着王杰希出去散步,王杰希哪肯,僵持了半天的结果就是方士谦把王杰希放在篮子裡出门了。

 

一个183的大老爷儿们提着一个装着猫的小竹篮走在B市的街上,画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不久有人向他俩走来,掏出了钱包。

 

“呃,我真的不知道我什麽时候打上了老韩的技能。”

 

“兄弟,你这猫卖多少钱啊。”

 

  ”……”

 

  ”……”

 

敢情是把他当成卖猫的啦!方士谦痛心疾首。

 

“我长的就这麽像人贩子吗???我以为这是老韩的专利啊!!!”

 

“兄弟你也玩荣耀的吗?不过你刚说老韩,不应该啊,在B市就是要支持我们土生土长的战队微草啊,我特别喜欢那个王杰希,他的大小眼真是太迷人了。"

 

 ”……”

 

 ”……”

此时的方士谦真的很想丢给王杰希一句遇到你的脑残粉了然而他连英俊飒爽玉树临风的治疗之神都不认得所以请你自行解决,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然而身为猫奴的方士谦是不会对现在的王杰希做出这种事的,所以他沉吟了一会,又开口了。

 

“……"你看这猫,也是大小眼啊,很稀有,要高价点的。”

 

“……!”方士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方士谦!

 

方士谦低头看到王杰希平时总是镇静的眼神裡此时写满了不可置信,忍不住偷笑出声,然后被猫爪狠狠的呼了一巴掌。

 

“艾仔细一看还真的是这样,快开个价呗兄弟。”

 

方士谦低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比了个二。

 

“两千?”

 

方士谦摇摇头。

 

“两万?”

 

方士谦又摇摇头。

 

“两千万。”

 

然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目送中长笑三声走掉了。

 

“两千万也不卖的好吗,呵呵。”

 

王杰希心裡莫名涌上了一股暖流。

 

在外头难得的放鬆了一天回到宿舍,王杰希还是维持着一隻猫的样子,没有变回来。

 

“如果之后还是这样怎麽办啊,比赛还是要打的啊?”

 

变成黑猫的王杰希躺在软呼呼的白色床垫上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尾巴随着头的动作晃了晃。

 

方士谦突然手很痒。

 

下一秒黑猫的肚子就被一双手指修长的手抓住开始挠这挠那,王杰希平时虽然总是一副无懈可击的模样,但方士谦知道他怕痒得不得了,随便一戳他的肚子都能引来剧烈的反抗,至于为什麽这天大的弱点到现在整个微草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大概是因为没有人会找死到没事去摸王杰希的肚子,除了方士谦。

 

王杰希在方士谦的魔爪下剧烈的挣扎,发出了几声凄厉的喵叫声,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尾巴拚命的拍着方士谦的手臂。

 

方士谦忍不住大笑出声,谁都想不到这只炸毛的猫就是那个沉稳的一副老干部样的微草队长。

 

只有我知道。

 

“欸,其实我今天有找到一个看上去还挺靠谱的解决方法。”

 

方士谦终于把手放开,王杰希立刻跳下床跑开三公尺远,回头用一双大小眼冷冷地看着他。

 

“试试?”

 

方士谦朝王杰希勾勾手指示意他过来,王杰希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的走向床铺的方向。

 

方士谦把他抱到腿上然后低头。

 

王杰希反射性地闭上眼睛,接着感觉到嘴唇上被羽毛般极轻的擦了一下,他的心裡好像也被挠了一下,莫名的柔软。

 

等方士谦和王杰希双双睁开眼睛的时候,场面莫名的尴尬。

 

变回人的王杰总希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坐在方士谦身上,方士谦两手环着他的肩膀。

 

“呃,跟青蛙王子一样呢,真是老套。”

 

方士谦别过头,脸热的像是六月的阳光,有些彆扭的推推王杰希想让他从自己腿上下去。

 

“嗯。”

 

王杰希换了个姿势,把方士谦转回来让他看向自己,然后再次吻了上去。

 

“我就是你的王子。”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后隔天方士谦也变成了一隻猫,天道好轮迴,命运饶过谁。【不是】
撒个糖,520快乐,太喜欢他俩啦!